谷歌ARCore全解剖,良心干货!!!

 

苹果公司在今年6月的WWDC大会上抢先发布了ARKit,酷炫的AR应用真是赚足了观众的眼球,那场面简直是锣鼓喧天、鞭炮齐鸣、人山人海啊,场面跟深圳最热闹的地铁站上下班一样一样的。

 

作为苹果的老对手,谷歌在门口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群,想想自己笨重的Tango,心里黯然,只好带上小伙伴回家悄悄地搞起了研究。

 

功夫不负有心人,集体加班加点,吃了几个月的外卖,谷歌于美国时间29日发布了ARCore,大有一雪前耻的气势。

关于ARCore的报道充斥网络,小编之前还写了一篇新闻稿,屁颠屁颠地给老板汇报,老板说:“你这都写的啥……”。于是,小编痛下决心做掉了老板删掉了。不过,ARCore作为一个新事物,还是有必要给各位看官介绍一下主要的亮点,不然场面太冷不好看。

ARCore三个主要亮点

 

运动追踪:通过设备的摄像头来观察现实中的特征点,以及IMU传感器数据,ARCore能够识别设备在移动时的位置和方向。虚拟对象能够保持准确地放置。

环境感知:将AR物体放置在地板或桌子上十分常见,而ARCore可以通过用于运动追踪的相同特征点来检测水平表面。

照明预测:ARCore能够观察环境中的光线,使系统能够与周围环境相匹配的方式照明虚拟物体,使其外观更加逼真,视觉体验更好。

文字感知不了?来个视频随意感受一下!!

 

那么你的手机是不是马上就可以体验到了呢?

答案是不能哦(蒙逼.gif

谷歌号称坐拥超过20亿活跃设备,誓言要把ARCore弄到1亿台终端上,似乎一夜成为了全球最大的AR平台。

不过呢,别高兴得太早,它目前仅支持Google Pixel和Galaxy S8,系统要升级到Android7.0 Nougat或最新的Android 8.0 Oreo。

这还是预览版,正式版据说要到冬季,不过深圳好像没有冬天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。



ARKit是怎么来的?

ARKit,起源自一个叫FlyBy的创业公司,FlyBy有一个VIO技术授权给了Google,后来发展成为了Tango,在这之后苹果收购了FlyBy。再后来“非死不可”在F8大会上发布了AR相关的库,直到今年6月,苹果才发布了ARkit。

FlyBy Media specializes in SLAM — 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 — a technology that uses a camera and sensors to track an object’s position in real time, something needed for augmented and virtual reality. Flyby also worked with Google on Project Tango, which “gives a mobile device the ability to navigate the physical world similar to how we do as humans.”
再来说说这个Tango

Tango首次出现在2014年,是Google基于FlyBy授权的VIO技术发展起来的,而且技术也比现在的ARKit和ARCore更先进,比如有深度感知技术和相关硬件。但是需要用到额外的感应器和其它硬件来辅助增强现实,使得很多消费者甚至开发者难以触及,普及门槛太高。

 

在过去的3年里,谷歌成功地将Tango应用到联想的Phab 2 Pro,一款平板手机的笨重怪兽(不会告诉你,老板也给小编买了这个大怪兽,比脸还大),以及本月早些時候推出的华硕Zenfone 。根据Google Play的统计数,只有少数的Tango应用突破了1000次下載。尽管Google逢人就说他家的Tango多么多么的酷炫,无奈上机率实在是太低了,听得多见得少,慢慢也就成了传说。

联想Phab 2 Pro

如图,Tango需要借助更多的传感器(蓝色字体)辅助现实增强,而运用ARCore只需要手机常用的元器件(红色字体)就可以了。

 

被苹果刺激一下,谷歌坐不住了

后来苹果的ARKit上线,透过ARKit,开发者可以轻松地打造AR应用,而所有升级到iOS 11的装置都能享受其带来的乐趣和帮助,好像一下子甩了笨重的Tango几条街。

作为老对手,谷歌自然不可能忽视这个市场的潜力,但是Tango的硬件限制实在太多。这不,被苹果这么刺激一下,谷歌就火急火燎得从Tango中提取了ARCore,尽管iOS 11的发布还得等等。

谷歌AR/VR的负责人Clay Bavor更是直白的表示,ARCore的功能是特意对标了苹果的ARKit。开发者可以很容易的适应两种开发工具。最重要的是可以让安卓上的AR应用方便的移植到苹果手机。

 

当然了,谷歌的野心还不止于此,为了让ARCore可以适配Unreal及Unity等主流3D引擎外,还正在开发能够将网页延伸至真实世界的浏览器,透过Java指令将网页中的三维物件给推入真实世界里。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
尽管技术上有所差异,但从来源上来说,ARKitARCore是同一个母亲(FlyBy)生的亲兄弟,只不过后来跟了不同的爸爸,而且两个爸爸都以为对方是隔壁老王。所以,吵吵闹闹总是免不了的。



 

 ARCore的上线会对当下的AR江湖有什么影响呢?

ARCore的发布招来了各路大神的竞相讨论和研究,到处一片欢腾。小编本来也想参一脚,出来说道说道,无奈对行业纵深的了解太少,只好退而求其次地去做了一个采访。

就这件事,小编分别采访了0glass AR智能眼镜的CEO苏波先生、首席科学家徐泽明博士以及市场总监杨谨忠先生。

 

0glass AR智能眼镜CEO苏波先生这么说到:

加多宝PK王老吉,和其正没了;360PK金山,卡巴斯基消失了;苹果PK三星,诺基亚消失了;ARCore对战 ARKitAR创业者该何去何从?作为创业公司,本身体量小,资源不足,创业者在公司战略上应该是做小而美的产品,避免跟大企业竞争,专心从事某个垂直领域研究,把一个产品做精再去考虑是否做大做全。

 

被巨头引领,但也可能被巨头覆盖;希望巨头加持,但也可能被巨头撸平。苹果ARkit PK 谷歌ARCoreVuforia可能死掉,但它被工业软件公司PTC收购后正在转型为工业AR SDK,创业公司0glass的工业级AR引擎NginABC成功应用于电力、制造、军工等领域,避免了跟大企业竞争,找到了自己的成长空间。

 

 

苏波先生最后说:对于创业公司来说,先做小而美、小而专再考虑是不是需要大而全。”

 

那么喜欢研究AR技术的徐博士会怎么说呢?

 

0glass首席科学家徐泽明博士的精彩表述:

“盼望着,盼望着,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近了。”用朱自清散文《春》的第一句来形容Android开发者今天的心情,应该再恰当不过了。

如果说6月中旬发布的ARKit让iOS世界的开发者看到了自己的倚天长剑,那么今天ARCore发布,Android世界的开发者也找到了自己的屠龙宝刀,前后时间不到50天。

ARKit的核心功能三个:运动跟踪、水平面检测,以及尺度和环境光预测。ARCore的核心功能三个:相机姿态估计,环境感知及光源感知。不排除目前两个SDK在某些实测场景下在某些性能方面可能的细微高下差别,但ARKit、ARCore各自的三个核心功能本质上是一致,并且这三个核心功能正好与AR要解决的三个终极目标也是一致的。运动跟踪(ARKit)本质上就是相机姿态估计(ARCore),解决的是AR的运动一致性问题;水平面检测(ARKit)本质上就是环境感知(ARCore),解决的是AR的环境一致性问题;环境光预测(ARKit)本质上就是光源感知(ARCore),解决的是AR的光照一致性问题。

 

西方谚语:Diamond cut diamond。中国典故:既生亮,何生瑜。ARKit与ARCore的相爱相杀,将进一步降低AR应用的开发门槛,提高AR应用的开发质量,迫使AR SDK市场进一步垂直细分、深耕细作。

 

看到徐博士文采飞扬,想必徐博士对ARCore的发布很兴奋吧!

一项技术能不能长远发展,主要还是要看是否适应市场,能否被市场接受,能不能商业化。

0glass 市场总监杨谨忠先生认为:

随著ARKit跟ARCore的出现,2017年成了AR的爆发起点。可以说苹果与谷歌携手制定了AR开发工具的标准,不只将整个AR技术应用推上了另一个台阶,却也同时将入门的门槛砍到了新低点,不要求过高的硬件配置,有更多的手机都能用上AR, 市场广阔。对众多开发者来说是喜讯,但对国内很多做AR开发工具的供应商来说,日子肯定是更难过了。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年与AR相关的应用数量,尤其是小而美的现象级AR应用会成指数型上升,对很多还在犹豫是否投入AR应用开发的人来说更是打了强心针。而这波在消费端掀起的AR应用大浪,最终也会冲向企业市场,对于0glass所专注的工业应用市场来说,必定后市可期。

 

最后,0glass CEO苏波先生认为:苹果ARKit和谷歌ARCore的发布,是AR行业B端市场和C端市场的分水岭,意味着AR行业一定会像如今的IT行业一样泾渭分明。如C端个人计算机的联想和B端工业计算机的IBM,同样都是计算机,但其产品从设计理念、产品逻辑到应用场景都是完全不同的。不管是谷歌的ARCore还是苹果的ARkit都是消费级的AR引擎,消费级的AR引擎工业场景中做个Demo也许还行,但要想真正解决AR+工业的痛点还需工业级的产品。来体验一下。